欢迎访问四川省文化馆,今天是2018年05月21日 星期一
 
群文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群文信息
作曲家雷维模 年逾七旬孜孜不倦普及群众文艺
 
星海之夜·雷维模多声部作品音乐会
 

作曲家 雷维模

 

他,生长在川北农村,自幼酷爱音乐,常无师自通地操弄胡琴、扬琴、笛子等民族乐器,跟着戏班子满场转。

他,涉猎音乐领域的诸多方面,编辑、出版音乐季刊,创作歌曲,办音乐会,储备了系统的音乐理论知识和丰富的音乐实践经验。

他,热心于群众音乐事业,数十年如一日,在四川省群众艺术馆(现四川省文化馆)从事群众文化和社会音乐的辅导工作。退休后,受聘为音乐学院教授,年过古稀依然在为自己的音乐梦想奋斗不息……

他的名字叫雷维模,一位从乡间小路走向音乐殿堂的作曲家。就像许多长年甚至毕生致力于群众文化工作的劳动者一样,多年来一直做着默默无闻的无名英雄的工作,却每天朝气蓬勃,乐在其中,用勤奋、孜孜不倦的求索精神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少年立志 为了音乐梦走出山沟沟

雷维模是一名生长在川北农村的农家子弟,家族世代务农,祖上三代都跟音乐不挨边。在他七岁那年,一个扎着长辫子,身穿红毛衣的山村女教师,一边拉着二胡,一边教唱“草原到北京哪哈要走多少天哪……”像是触电一般,美妙的音乐声开启了他的心智,从此他爱上了音乐,常常跟着戏班子满场转,无论是看书、读谱、练琴,一摸上手就是一整天。

他是有一定音乐天赋的,能够无师自通地操弄胡琴、扬琴、笛子等民族乐器。他的父亲是村子里的能工巧匠,为他亲手制作了一把简陋的二胡。“我记得那是十岁的时候吧,家里穷,买不起乐器,就想着自己做。父亲是村里出色的木匠,他见我对音乐如此有热情,非常支持我,帮我做了一把二胡。墨斗线作琴弦,棕丝当马尾,梨木雕琴筒,我自已到野外去捕猎菜花蛇,取其皮蒙琴筒。我对这把二胡的痴迷和热恋胜过了以后若干年后逐渐拥有的笛子、口琴、手风琴、钢琴……”

一把二胡寄托了老人对儿子的无限深情,在雷维模音乐成长的路上,除了有家庭的支持,还遇到了不少贵人。“二胡是我的小学老师教的。在我小的时候,遇到的老师虽然在专业水平谈不上出类拔萃,但是他们都尽力培养我。比如说,周六下午不上课的时候,音乐老师会把音乐教室的钥匙给我,让我在里面练风琴。”

“我现在跟我小学的两位老师还有联系,跟初中的一位老师也保持着联系。初中班主任给我的操行评语我现在还留着,上面写着我的优点就是‘酷爱音乐’。”谈起恩师,雷维模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“很小的时候,老师们就在我的心里种下了音乐的种子。后来到川音学习,又遇到了恩师黄虎威教授,他高尚的人品人格和严谨的学术态度对我影响很大。老师们的教导让我受用一生,我很感谢他们。”

不忘初心 群众文化战线上奋斗24年

1965年,雷维模高中毕业后入南充师范学校,毕业后分配到西充县,先后在小学、中学任音乐教师。七年后,他又被调入南充地区杂技团担任演奏员和文化教员。1985年,雷维模在南充地区艺术馆工作时,又以39岁半的年龄考入四川音乐学院干部专修科学习深造,成了川音名符其实的大学生。川音毕业后即调四川省文化馆……辗转多地,雷维模始终不忘初心,从事的工作都与音乐直接或者间接相关。

多年群众文艺实践的浸润,也给雷维模带来很多音乐创作的灵感。“我在南充地区艺术馆工作过6年,在省文化馆工作了18年,在群众文化战线上奋斗了24年。这一时期,我的大量工作是组织活动,编刊物为他人做嫁衣。但我对音乐的热爱和执着未减,工作之余,不断钻研音乐理论,同时进行歌曲创作。”

在南充工作时,雷维模先后主编《川北歌声》30期,在四川省文化馆任职期间,编辑《抒情歌曲选》及流行歌曲专集50余本,公开出版发行数百万册,他的名字不胫而走。后来,他还主编过《四川社会音乐》36期……在群众文化岗位上,雷维模积累了一套务实而又行之有效的社会艺术普及方法。比如,在编著高等院校音乐专业教材《中国民族音乐概要》一书时,他毅然放弃正谱而用简谱。“学习中国民族音乐用简谱,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什么调式,一看就明白。在学校花时间最多的正谱到社会上用得少,而在学校不被重视的简谱却用得最多。”

雷维模的好友,国家一级编剧彭潮溢对他在群文战线工作期间的组织能力大为惊服,“记得是2000年2月,四川省社会音乐研究会在龙泉湖召开年会,开幕式那天,维模对一百多位与会者进行了逐一介绍,是何姓名,来自哪里,写过些什么作品,长于什么,娓娓道来,如数家珍。”

无论在哪一岗位上工作,雷维模都以饱满的热情全力投入,他主张“干一行爱一行”,“工作一定要主动。"比如说,做群众文化工作,一定要热爱群众文化,热爱群众文化工作的服务对象,这是我的基本观念。如果没有热爱,哪里来的劲头?”

在雷维模退休前的一次近两百人的会议上,不少从基层来的群文工作者同行和文艺爱好者依依不舍,甚至还有人评价他说,“雷维模是四川群众音乐的灵魂,业余作曲界的一面旗帜。”

老骥伏枥 退休后受聘为大学教授

在歌曲创作的漫长道路上,虽然非科班出身,雷维模也创作了相当数量的、各种演唱形式的声乐作品,在《音乐创作》《歌曲》《儿童音乐》等全国数十家报、刊、台发表歌曲400余首。其中,不乏《五十六个民族一个中华》、《丝路驼铃》、《阿诗玛》、《心儿跟着月亮走》等优秀之作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,雷维模终于从一个光着脚丫行走在崎岖乡间小路的山里娃,成长为硕果累累、受人尊敬的音乐创作家。2006年初,他从四川省文化馆退休后,被受聘为西南师大育才学院音乐学院副院长,讲授《中国民族民间音乐》、《歌曲作法》,继续为他的音乐梦想不懈奋斗着。

“把三月三的歌台搭起来,把四月八的山歌唱起来,把泼水节的圣水泼起来,把火把节的火把举起来......”2017年12月9日,年过古稀的雷维模举办了第五次个人作品音乐会——“星海之夜·雷维模多声部作品音乐会”。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观众坐满了音乐厅,他们大都是雷维模音乐人生的见证人:他的老师,他教过的学生,群众文化工作时服务过的对象以及音乐界的朋友。

这次音乐会又是雷维模自筹资金办的,从落实演出场地、灯光、舞美,到邀请演员、制作节目单等细节,他都亲力亲为。“这场音乐会取名为‘星海之夜’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非常崇敬音乐家冼星海先生。早在上初中时,看了《中国青年》杂志上的文章《冼星海在巴黎》后,就立下了‘向星海学习,为祖国人民的音乐事业奋斗终身’的志向。冼星海曾说过‘音乐是精神的粮食’,我一直都记着这句话。”雷维模主编的杂志。勤奋执着、博学多才,用在雷维模身上恰如其分。有一次,他在音乐界的好友作曲家唐力好奇地问他:你的产量这么高,到底是怎么安排日子的?他十分谦虚地回答:“因为我笨,所以我把人家喝酒、打牌抽烟的时间都用上了。友人又问:“那你不感觉累吗?”他说:“做自己喜欢的事,快乐还都来不及,何来累?”